<pre id="lljhh"><strike id="lljhh"></strike></pre>
<track id="lljhh"><strike id="lljhh"><ol id="lljhh"></ol></strike></track>

    <address id="lljhh"></address>
      <track id="lljhh"></track>

            <track id="lljhh"></track>

            1. 首頁 > 產經新聞頻道 > 互聯網+

              35年浪花淘盡:那些告別我們的互聯網產品

              2022年09月21日 09:44:13   來源:微信公眾號:互聯網那些事

                1987年9月20日,西方世界*次通過互聯網收到了中國來信。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過長城,走向世界”),這是*封電子郵件,也是中文互聯網激蕩三十五年的開端。

                1987年9月14日21時07分,*封電子郵件,從北京發往德國。1987年9月14日發送,9月20日收到,足足走了6天。

                1987年想向世界問好并不輕松,各種不起眼的小障礙讓9月14號就發送的郵件6天后才順利到達德國卡爾斯魯厄。

                1994年4月20日,中國國家計算機與網絡設施(NCFC)工程連入Internet的64K國際專線開通,從此中國被國際上正式承認為真正擁有全功能Internet的國家。

                同年5月,在中國互聯網之父錢天白的參與注冊下,中國*域名“.CN”就此產生。

                但是,

                ——八九十年代的中國人離信息高速公路還有多遠?

                ——短短二三十年,中文互聯網輝煌激蕩。

                可惜打出這句廣告語的瀛海威2004年就倒閉退場,不能親眼見證。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30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數據顯示,在2012年上半年,通過手機接入互聯網的網民數量達到3.88億,相比之下臺式電腦為3.80億,手機成為我國網民的*大上網終端。

                產品進度條以此為界,往左,PC互聯網持續高潮;往右,移動互聯網產品成為主流。

                三十五年內,中文互聯網潮起與潮落,多少產品經歷了更迭與消逝,最終淪為時代的記憶。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

                從定義上來看,互聯網產品是滿足用戶需求的無形載體。

                那么從用戶需求角度出發,我們將互聯網產品粗略分為內容、社交、娛樂、工具以及交易五大類。

                作為典型的內容類產品,整合新聞資訊的門戶網站改變了原來報紙、雜志內容的傳播媒介,可以算是互聯網產品史上*種業務模式,所有信息都可以通過網站顯示。

                2000年,新浪、網易、搜狐三大門戶網站相繼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

                雖然他們后來的主業都和門戶網站無關,但當時開啟了*次中文互聯網浪潮。

                然而門戶網站只是單向傳遞信息,而與之相對的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即用戶創造內容)模式讓個人用戶也能在互聯網上擁有發聲機會。

                資訊門戶向個人門戶轉型,博客登上了歷史舞臺,2005年各門戶網站也都加入博客業務。

                但長篇大論的博客門檻太高,畢竟不是人人都是“公共知識分子”。

                Blogger創始人也注意到了這一問題,于是2006年創立了推特(twitter)這一與博客產品邏輯相反的產物。

                推特限制用戶一次只能發送140字符。此外,在推特上你可以使用“@”來關聯內容與人;同時你也可以通過轉發讓別人的推文出現在自己的首頁,疊加的轉發評論裂變。

                門檻低、傳播快,在中國,這個產品叫微博,互聯網開始走向大眾化。

                新浪微博憑借新浪在門戶時代和博客時代積累的能力成為中國互聯網商業史上最成功的產品之一。初期憑借名人效應引流吸引大量用戶,讓部分BBS社交產品遭受夾擊。

                提到BBS(Bulletin Board System,即網絡論壇),那是互聯網中文社交開始。

                天涯論壇在PC時代呼風喚雨,成為21世紀初最主要的輿論陣地,沙發(*個回帖人)、LZ(樓主,指發帖人)等網絡詞匯至今沿用。

                2005年王興及幾位大學生創辦了校內網,即后來的人人網,互加人人網好友是當時最時髦的網絡交友方式。

                那時候,開心網和人人網合并的開心農場是泛娛樂社交的頂流,每天掐著點去別人的農場里偷菜是多少人最樂意干的事情。

                初期休閑類的泛娛樂社交應用不多,于是QQ寵物能憑著并不復雜的玩法吸引大量用戶,只不過因為發展越來越臃腫、拖累運營,最終在2018年被騰訊放棄。

                雖然2018年騰訊已經能夠憑借QQ、微信雄霸市場,但是將時間線拉回到二十年前,在即時通訊上,當時站在社交鄙視鏈頂端的是微軟的MSN。

                在2003年就已經擁有3億用戶,是全球*的即時通信平臺,漂洋過海而來深受白領階層青睞。

                微博代替博客、QQ戰勝MSN,內容產品和社交產品的本質離不開用戶爭奪戰。

                娛樂產品子類眾多,視頻、圖片、音樂、視頻、游戲、文學等細分市場上,你爭我趕是常態,從對立到兼并也是家常便飯。

                從千千靜聽到蝦米音樂的退場,都是在為如今的TME大戰網易云做鋪墊。

                國內最早的文學網站是榕樹下,慕容雪村、安妮寶貝、今何在.....都在這里留下過足跡。和起點中文網、紅袖添香網、瀟湘書院、天方聽書網、悅讀網、晉江文學城等一起開辟了中文網絡文學天下。

                不過十年前他們都有共同的背景——盛大文學,后來盛大文學和騰訊文學合并成為了我們現在熟悉的閱文集團。

                但是把盛大創始人陳天橋送上中國首富寶座的,是游戲。

                2001年陳天橋的盛大游戲引進的《傳奇》成為中國網游*款現象級產品,每3個會上網的中國人中就有2個在玩傳奇。

                2015年手游時代已至,騰訊在代理《英雄聯盟》基礎上開發《*榮耀》,火爆六年后頂流地位受到了來自米哈游《原神》的挑戰。

                游戲與互聯網一起,擔負著新時代“精神鴉片”的罵名,成為“網癮”的頭號打擊對象。對此,工具類產品迅雷可能深以為然。

                2003年迅雷成立之時,網際快車一騎絕塵,占據市場80%的份額。但后來很快被迅雷取代,有傳聞說是因為國際快車創始人沉迷游戲停止更新軟件,讓迅雷抓到了機會。

                其它互聯網產品可能沒有迅雷的好運氣,交易類產品的廝殺尤為激烈。

                1999年,邵亦波模仿eBay創立易趣網,發展不過一年易趣各項數據就處于國內電商之首。

                2003年易趣網在中國電商市場所占份額高達80%。為什么要說2013年,因為那一年淘寶成立了,馬云接過了C2C電商的大旗,易趣開始下坡。

                生活服務業電商和實物電商的模式差異使O2O團購模式落地。

                誰*個吃到團購螃蟹的問題已經湮沒在歷史的塵埃里不可考證,但能夠確定的是,王興帶領美團在1700多個產品的“千團大戰”中取得了2010年最后的勝利。

                三十五年來,無數互聯網產品或因版本規劃自我革命,或因市場需求與反饋更新換代,或因產品突發問題一朝下架,但更多的是喪失價值被后來人埋葬。

                部分產品會出具正式通告,體面告別;也有網站至今仍在,但是用戶量和活躍度已經明示了網友的取舍。

                互聯網產品35年消亡史

                時間雖然不能倒流,但歷史隨時都可以重演?v觀35年互聯網產品發展史,產品的發展邏輯與消亡原因總是相似。

                在一切原因分析之前,合法合規是產品安穩的前提。

                當產品發展先于制度規范,快播先例在前。

                2007年,王欣創造性地將P2P技術運用在視頻軟件播放中,優先技術帶來的使用體驗讓快播不到四年就成長為國內市場占有率*的播放器。

                然而快播一直對盜版信息放任自流。

                2013年,國家版權局認定快播公司構成盜版事實,責令其停止侵權行為。真正讓他倒下的是2014年的查封。

                王欣之后坦言:“技術無罪”,但是“當時犯了錯”。

                不只是快播,2009年盜版視頻網站BTChina被關停、人人影視侵權案宣判,調轉車頭的ACFun和嗶哩嗶哩成功洗白轉型。

                法律法規的完善、版權意識的提升讓野蠻生長的先驅們不得不正視自己發展的基礎。

                2016年,馬化騰接受采訪時分析MSN消亡的原因說:“中國本土化沒做好,一改版,中文字體亂七八糟,盜號,安全這些本地運營不過關。”

                跨境產品水土不服是硬傷。

                2022年與我們告別的產品中,愛彼迎是最讓人念念不忘的白月光產品之一,只不過叫好不叫座對于互聯網產品來說不是什么值得驕傲的事。

                愛彼迎入華之初并不重視本土化,例如收款不支持支付寶、微信,只能使用PayPal、銀行轉賬等。

                況且國內本就沒有借宿文化的基因,也沒有約定俗成的借宿規則,服務和退改問題積累的摩擦與矛盾讓本就水土不服的愛彼迎雪上加霜。

                后期也有研究本土化的傾向,可惜疫情沒有給它第二次機會。

                本土民宿競爭激烈,美團民宿背靠美團,小豬民宿帶著阿里系基因,途家、攜程扎根已久,愛彼迎一沒有本土引流渠道,二沒能加入頭部住宿業的價格內卷,敗走結局早已注定。

                沒有后盾同樣會導致敗局。

                2022年6月30日晚,用戶量曾過千萬的短視頻社區VUE VLOG發布了停運公告。

                工具類產品,營收一般來自于兩部分:一個是用戶訂閱會員,另一個是廣告收入,這兩者都需要用戶數量為基礎。

                而且剪輯工具產品具有伴生屬性,VUE VLOG要發展,要么自己成長為內容生態平臺留住用戶,要么依賴其它巨頭。

                VUE VLOG有意向往社區發展打通生態,可惜3min的視頻沒跑得過抖快的15s法則。

                而騰訊在短視頻平臺上的瘸腿人盡皆知,因此騰訊的收購也沒給VUE VLOG生態建設帶來幫助。抖音的剪映、快手的快影、B站的必剪都在平臺庇護下生存。

                然而還有部分產品,有強大的靠山卻固步自封,沒有實質創新,最終被時代淘汰。

                微軟的IE瀏覽器正是如此。

                1995年,劃時代的操作系統Windows 95問世,“捆綁Windows+免費”讓IE瀏覽器在“*次瀏覽器大戰”中獲得勝利,從此一家獨大。

                但是后來的不思進取也將其親手埋葬——IE瀏覽器的27年生涯里,僅僅更新了11版。無論是速度還是頁面還是安全保障,IE瀏覽器都被Firefox、Chrome等后起之秀超越。

                2021年,微軟親手蓋上了IE瀏覽器的棺材板,宣布將于2022年6月15日停止IE服務。

                時代來信,不得不聽

                更迭也好,消亡也好,激烈競爭下每一個時間點都是關鍵節點,每一次決策都能成就里程碑事件。

                1997年雅虎看不上谷歌的投奔;2006年雅虎低估facebook的賣價;2008年雅虎高估自己拒絕微軟。

                后來的故事就來到了2016年,雅虎賤賣自己的核心資產,茍延殘喘到2021年11月,雅虎中國正式關閉。

                成功故事也同樣很多,產品天才、前輩慧眼、風投賞識,成功的例子在口口相傳中被包裝地神乎其神玄之又玄。

                三十五年內的更迭與消失留下了血淚教訓,沒有那么多玄學,歷史車輪滾滾向前,互聯網產品的生存邏輯永恒。

                時代大潮流無力抗衡,除此之外,一靠產品,二靠用戶。

                產品設計與用戶需求相生,譬如初期的微博,看清大眾需求,產品設計從內容門檻到傳播效率,條條壓著博客上位。

                單個產品滿足不了所有需求,一體化產品生態的構建成為趨勢,發展到現在產品的競爭都能概括為大廠派系的戰爭。

                產品是基石。流量見頂下內容為王,精細化內容生產與打磨才是王道,于是降本增效的愛奇藝先一步從愛優騰的燒錢大戰中抽身,實現十年以來的首次季度盈利。

                用戶是核心。移動互聯網時代降臨之后,小鎮青年們接過話語權,成就了抖音、快手、拼多多等的傳奇。

                激蕩三十五年,PC到移動端,BAT天下到短視頻時代,P2P、O2O、共享經濟到元宇宙一體化,下一場產品革命在哪里?

                互聯網產品的故事還在繼續,時代等待這些產品繼續書寫來信。

                文章內容僅供閱讀,不構成投資建議,請謹慎對待。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編號: ]
              分享到微信

              即時

              新聞

              騰訊前三季研發投入454.75億元 前沿科技加速落地服務

              11月16日,騰訊控股(HK.00700)發布2022年Q3財報,騰訊實現營業收入1400.93億元,非國際會計準則凈利潤(Non-IFRS)322.54億元,同比恢復增長,多個主營業務板塊收入亦呈現環比企穩跡象。

              研究

              IDC發布中國數字政府IT安全軟硬件市場份額報告

              IDC《中國數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場份額,2021》報告顯示,中國數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場的規模達到64.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1.5%。

              你轻点太大了真紧受不住了
              <pre id="lljhh"><strike id="lljhh"></strike></pre>
              <track id="lljhh"><strike id="lljhh"><ol id="lljhh"></ol></strike></track>

                <address id="lljhh"></address>
                  <track id="lljhh"></track>

                        <track id="lljhh"></track>